希古还在数星星

一卷磁带(520产物)

新人求求求求求红心呜呜呜


磁带早已磨损得不像样。老旧的机器缓慢地咯吱咯吱转起来。

运作起来,激起一层灰,在阁楼的阳光下飞起,让主人迷了眼,咳嗽几声。

他轻轻抚摸那笨拙的机器,心中播放那一段记忆。眸子里似浸了水,又悠悠地溢出来,在生锈的金属皮上留下一个湿斑。

沙哑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他双手平放在胸前,闭上眼睛认真地捕捉每一个细小的音节。他思念他太久,连亲吻他声音的资格都不具有。

已至暮年了,平日里的战友,那些尊敬又崇拜他的人,放任自己在灰蒙蒙,密不透风的阁楼中垂垂离去,最后放进信箱里的物件也只是养老院的一封冷冰冰的劝住信。

他一点都不怨恨他们,他是世界上最愚蠢的罪人。他不配有那些荣光。

他凝凝注视着镜子时,只看到蔚蓝中,一丝墨绿狠命地收缩,在眼眶中激荡,像幽灵一样,像野兽一般。他听见狂风的呼啸,冰雪的萦绕,他叹息。

他失神时,滚烫的茶水滴落在指节,绽开冒着袅袅热气的花。他定定地望着,曾经壮硕的手臂仿佛泛出淡淡的金属光泽,他甩甩头。

在梦中,一颗红色的明星闪烁着,又尖叫着,活生生地分解开,鲜血溅在他被洗得泛黄的睡衣上,他看见那个棕发少年,像春风中的花,摇曳着。

开始了

“我,詹姆斯 布坎南…哈哈哈哈哈哈这太蠢了哈哈哈哈哈!”

“巴克!认真一点!”

“好好好。”

“我,史蒂夫 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巴克!!!”

“对不起对不起,还是听见你的声音就想笑哈哈哈哈哈哈。”

“哦天呐……”

“好吧好吧,史蒂薇…”

“我,詹姆斯 布坎南 巴恩斯。”

“我,史蒂夫 格兰特 罗杰斯。”

“我发誓。”

“陪伴他一直到世界尽头。”

哪有什么世界尽头呢…只要牵着他的手,再也不会有结束的那一天。

他依稀想得起那一天,风和日丽,两个幼稚的孩子在春风里,一脸郑重地许下誓言,又欢笑着抱团滚下草丛。

白色的短袜,黑色的背带裤,占满了青青的草。

湛蓝的眼,翠绿的眸,绽开了脉脉的花。

他看见栀子树下的男孩捧着书本,他看见他撩起飘落了花瓣的鬓发。

他看见他柔软的唇瓣,他看见他精干的小腿。

他把脸埋在他的锁骨间。

“哦……我迟到了……”

他的巴基哥哥把瘦小的男孩从腿间拖起来,嗔怪地整了整胸口被揉乱的衬衫。

他的笑容像极了那个帽檐偏歪的少年,又像极了在暴风中的冰雪。

他听见了他记忆里的风声,他听见自己灵魂的瓦解。

“啊…你知道你的巴基哥哥从来不会怪你…但不代表那些姑娘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史蒂薇!!!”

在草坪上他们又微喘着气,咯咯地笑着纽在一块儿。汗湿的头发又黏在额头,坐在河边抱着膝等风吹干。

在阁楼里,磁带停下了,他沉沉地睡着了…

母亲节(盾冬)

新人写手,多多关照呀❤️是糖!!!


Bucky在轻轻地抱着怀中的孩子。

他在草原的晚霞中,眸中的红日悄然落下了。天边像火一样的晚霞,让他想起火车在冬天,和金属摩擦迸出的火花。

在他还是极为年轻的omega的时候,Bucky就生下了这个男孩。金色的头发和湛蓝的眼眸,甚至清冷的信息素,无一不像他的父亲。他们两个曾经过着最为正常的AO夫妻生活,直到冰封的刺骨,火车的汽笛还有他离开时刺眼的光束,焦急的数数声。

哈,他抱着他的孩子,仍思念着那个寄托他所有希望的人。

“妈妈。”

Bucky十分高兴地亲了一口怀中的小人。

“我的父亲是谁啊?”

Bucky愣住了,拨弄起金子一样的发丝---尾端甚至是像他一样的微微泛粽。

“他......曾经...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英雄。”

“所有人都爱慕他。”

Bucky没说下去,显然是在沉思些什么。

门外的脚步声响起。

沾着土的皮靴踏进了房门。

“今天是母亲节啊!我的男孩有没有给你的母亲准备什么?嗯?”

高大的男人把男孩抱住了,装作挠他的痒痒。

男孩咯咯的笑起来,摆脱了父亲的双臂。

母亲头上戴着花环,跪坐在台阶上,温柔地笑着。

眼角是多了皱纹的。

“爸爸,妈妈说你曾经是个英雄。”

故意加重了曾经两个字。

他愣了愣,拖长了语调,埋怨似的声音对着不远处笑出了声的妻子

“拜托,Buck……”

“你又......”

Bucky站起来,用一个绵长的吻打断了丈夫(孩子还在旁边????)

“你说过的,今天是母亲节。”

“所以我认为我作为一个称职的母亲,有资格在这一天为所欲为,”

Bucky红着脸,调皮地抬起头,帮丈夫脱下全是汗的衣衫。




今天,小男孩的一天也是在父母抱着他,讲完了两个关于美国队长与他的助手的故事后结束的。

他睡眼朦胧:“他们两个...真是超级棒的...英雄。”

鼾声微微响起了。

Bucky看着相像的父子抱在一起入睡的样子。

曾经我把我的英雄借给了世界,万幸,他回来了。